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来华法师 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色即是空  

2015-03-19 09:46:16|  分类: 读书杂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色即是空

闲话

汉明感梦,佛法东来,从汉唐而至于今,在流传的过程中,佛教很多的词汇,逐渐成了中国老百姓日常生活中的口头禅,像“不可思议”、“大千世界无奇不有”等,都已经到了百姓日用而不知其为佛教词汇的程度。另外有一些,虽然知道是佛教的词汇,也变得比较有生活味了,但由此也就对佛教产生了很多的误会。比如“四大皆空”的四大,佛法本来是分析一切物质的构成,认为最基本元素不外乎“地水火风”这四种,这和中国传统文化认为是由“金木水火土”构成的五行观差不多。但是现在,你如果随便问一个人“四大皆空”是什么,他会毫不犹豫的告诉你是“酒色财气”四大皆空,说不定还会哼上两句“鞋儿破,帽儿破”,再补上一句“酒肉穿肠过,佛祖心中坐”,最后再装模作样合掌,拖长声音念一句“阿弥陀佛”。这不是想象编出来的,而是多年前自身多次的亲身经历。还有就是“色即是空”了,有的人以为这个“色”就是景色,有一次我和妙音法师爬山,经过西湖的时候,遇到一对游玩的老年夫妻,那位老先生就问我们了:“你们不是说‘色即是空’吗,怎么还来看风景啊?”虽然整句意思的理解是不对的,但是单从“色”这个字来说,还算是太离谱。还有变得比较重口味的,这里的“色”,本来是指物质,也就是前面所说的“地水火风”。但是在一般人的眼中心里,这个“色”,就成了男女色相的女色了,甚至有电影就直接以“色即是空”为名,引发人们的绮思,以此达到吸引观众眼球的目的。像这些情况,都已经积非而成是,造成了对佛教很多的误会。

台湾的印顺法师,有一篇文章的名字就叫“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”,收在《妙云集-佛法是救世之光》里面,我把这篇文章节要了一下,在这里推荐给想要了解的人,如果要知道的更详尽,可以去看印顺法师的全文,也可以去找更多《心经》的解释来看看。

 

“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”

    “色即是空”,“空即是色”,在佛法──般若波罗蜜多中,是著名的精句。崇尚简易与圆融的中国佛学界,对此是非常适合的。所以,这究竟是什么意义,也许并不明了,或者从来不曾想到过,而“色即是空”,“空即是色”,已成为多数人──佛弟子及一般知识界的熟悉成语,几乎被用来代表了佛理,这是经常被人提起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色即是空”,“空即是色”,一般是在《般若波罗蜜多心经》中得来。这是被精简了的,被公式化了的成语。这一思想,应该说是事实,根本在《大般若波罗蜜多经》中,明确地表示出来《般若波罗蜜多心经》──玄奘译本,前后的文段是:

              照见五蕴皆空,度一切苦厄

              舍利子!色不异空,空不异色;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。受、想、行、识,亦复如是

              舍利子!是诸法空相,不生不灭,不垢不净,不增不减。是故空中无色,无受、想、行、识

 

经文分三段:一标,二释,三结。

经上标宗说:五蕴皆空。五蕴是色、受、想、行、识。大概的说,色是物理(生理)现象,受、想、行、识是心理现象。在菩萨的观照中,物理、心理的一切,都是空的。

为什么空,空是什么意义呢?经上说:色不异空,空不异色;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。受、想、行、识,亦复如是。色之所以空,色与空的关系,阐述明白了;就归结到:空,不是别的,是菩萨所观所证的──不生不灭,不垢不净,不增不减诸法空相

 

    色即是空空即是色,一般赏识他的圆融,却不大注意佛经的完整意义。忽略了这是阐明五蕴皆空,而归宗于诸法空相空中无色的。这不是理论问题,而是修证问题。如专在即色即空的理论上兜圈子,就会不自觉的横跨了一步。

 

色(受、想、行、识,此下以色为代表,总说五蕴)即是空空即是色,是什么意义?为什么要这样说?应先理解,所代表的意义。等是我们触对的世界,物理(生理)、心理现象的世界。被称为自己的身心组合,认识到的境界,就是等,这就是当前的现实。

 

然而,这是众生的现实;如老是这样,将永远的迷惑,永远的苦厄,永远不自在的活着,不自在的死去。这是佛法所确认的人生大问题。学佛法,是要在这当前的现实(五蕴)中,如实觉照而得大解脱(度一切苦厄)。无论是小乘、大乘,有宗、空宗,都以为修证,是有超越常情的体验的。

 

究竟的体验内容,是一般心识所不能意解与想象的;也不是一般语言文字所能表示的。这是什么都不是,连不是也说不上的。对一般人来说,这是怎么也说不明白的。佛陀说法,不是为了说明这个,而只是就众生的当前现实身心,指示,引导,使学者在修持的过程中,离却颠倒、错乱,而趣向,临入这一如实的境地。

 

这样,当前的现实(五蕴,可能的体验)空,在我们的意解中,对立起来。世间学者看来,这是现实与理想,现象与本体,形而下与形而上。在佛教中,相与性,事与理,也都在理论中对立起来。如病眼的见虚空有华,明眼的见虚空明净:将空花与明净,对立起来而说同说异,虽是免不了的(众生就是欢喜这一套),而其实是不必要的。

 

就现实五蕴而体证空相中,表现为大乘菩萨的,不只是照见五蕴皆空,而是从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去证入的。色即是空空即是色,在修持上是观法,是趣入空相的方便。在说明上,这是与二乘的差别所在。

 

这是事实,是佛教界的事实。被称为小乘的圣者,观五蕴而证入空寂,意境是超越的,是超越于生死的。因而自然的倾向于离五蕴而入空,离世间而证涅槃。从而作体系的理论说明,那就生死与涅槃各别,形成两项不同的内容。基于这种意解,而形成圣者们的风格,不免离世心切,而流露出遗世独存出淤泥而不染的精神。这在佛教中,可说是圣之清者了!

 

而另一分证入的圣者,觉得迷悟虽不可同日而语,而迷者现前的五蕴,圣者现证的空相,决不是对立物。观五蕴而证入空相,空相是不离五蕴,而可说就是五蕴的;就是五蕴的实相,五蕴的本性。如明眼人所见的明净虚空一样,与病眼所见的,决不是对立物,而实是病眼所见的,那个空花乱坠的虚空的真相。没有离五蕴的空,也就没有离空的五蕴了。这一类圣者,就是被称菩萨的。

 

根源于众生的当前事实──(蕴等),而趣入空相,是佛法的根本问题。意境上、理论上、风格上,虽表现为超越离世,或内在即世──二类。菩萨的特质,虽为即俗而真即色是空,不离乎世俗,甚至以贪、瞋、痴、慢为方便。然在修证的过程中,大乘还是照见五蕴皆空,还是证入诸法空相空中无色,无受、想、行、识。因为五蕴是众生当前的事实,熟悉不过的生死现实。

 

方便是般若的妙用,是般若成就以后所引发的。论理,方便不异般若,即般若的妙用。五蕴是即空的五蕴,蕴空不二。而事实上,印度圣者的修证,却是面对现实;尽管即色即空,而所悟正在空相(根本智证一关,并不说菩萨修证,齐此而止)。这与部分学者,高谈理论的玄妙,清谈娓娓,悦耳动听,是有点不同的。

 

    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,是佛法的修证问题。所代表的,是甚深的体验内容,这不是文字语言的理论领域!佛法有什么可说呢!然而,佛有善巧方便,就众生现实身心,开示,诱导,使人类揭开现实的诳假相──(代表现实身心),而直入于自证的境地──。在这方法论的立场上,为什么是虚妄,是假相,是空?为什么这样的观照,能趣向、契入真如空相,就都是可以论说的了。修证的方法问题,成为理论问题。解与行相应,从可说可分别,而能导向离言无分别,是佛法的大方便,这不是侈谈不立文字者所知的。

 

    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来说,佛教界是有多种解说的,这是适应人类不同的思想方式所引起。虽不妨说有差异,有浅深,但都有引导趣向修证的方便妙用(这才是佛法)。这里,试略举中观者(大乘空宗),唯识者(大乘有宗)的

解说:

 

以中观者的正观来说,人类面对的现实界(色)等五蕴,虽有极其强烈的真实感,然在中道的正观中,一切是因缘所生,在种种关系条件下的综和活动;如寻求究竟的真实,那是不可得的。佛每举喻来说,如阳燄──水汽在阳光下上升,远远望去,形成波动的一池清水。不但口渴的鹿,会奔向前去(所以又称为鹿爱),人也会误认为水的。在沙漠中,也常有远望见水,等到走上前去,却一无所有的经验。看起来,是千真万确的,其实并不如我们所见闻觉知的,这就是如幻如化如阳燄……缘起无自性的正观。

 

古人简略的称为:毕竟空而宛然有,宛然有毕竟空。如幻、化、阳燄一样,说是真实的吗,深求起来,却没有一些真实性可得。说没有吗,却是可见可闻,分明显现。在世间施设中,因果分明,丝毫不乱。所以空而不碍因缘有,有而不碍自性空(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)。这样的因缘有与无自性空,相依相成,相即而无碍。如有而不是空的,就是实(执)有;空而不能有的,就是拨无因果现实的邪空。远离这样的二边妄执,空有无碍,才是中道的正观。

 

然而,在众生──人类的心目中,一切是那样的真实!呈现于人类心目中的真实性(自性),是错乱的。为这样的错乱相所诳惑,因而起种种执,生种种烦恼,造种种业,受种种苦,生死流转而无法解脱。唯有依因缘的观照中,深求自性有不可得(照见五蕴空),才能廓破实自性的错乱妄执,现证绝诸戏论毕竟空──一切法空性,而得生死的解脱(度一切苦厄)。在信解闻思时,就以即色即空的空有无碍为正见,所以般若将入毕竟空,绝诸戏论;方便将出毕竟空,严土熟生。不厌生死,不乐涅槃,成就大乘菩萨的正道。

 

    继中观者而兴起的唯识者,从因缘生法来显示空义;说一切法空而重视因果;以空胜解,成立不着生死,不住涅槃的大乘道,都与中观者相同。在印度佛教中,这二大流,始终保持了释迦佛法的根本立场──缘起中道论(非形而上学)的立场。但由于传承而来的思想方式的不同,对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的解说,与中观者不合。

 

唯识者解为二:

一、实无自性的妄所执性──遍计所执性,是空的,空是没有自体的意思。

二、实有自体的真实理性──圆成实性,这是从修空所显的;从空所显,所以称之为空,其实是空所显性,空性是有的。

也分为二:

一、妄所执性的假有,但由名相假立所显,这就是遍计所执性。

二、缘生性的自相有──依他起性,对胜义圆成实性说,这是世俗有,非实有的。对遍计所执性的假相安立说,这是自相安立的,是有的,而且可称为胜义有的。

 

遍计所执的有(无体随情假),是空的;依他起性的有(有体施设假),是不空的,非有不可的。如说是空,那就是恶取空了。就在这点上,形成了空有之争

 

二宗的解说不同,源于思想方式,而表现于空与有的含义不同。唯识者以为:法性是无所谓空不空、有不有的,但不能说没有(唯识者是以空为没有的),那末离执寄诠,应该说是有了。但二宗的论诤焦点,还在依他起性──因缘生法的可空不可空。

 

中观者以为:因缘生法是有的,但这是如幻如化的有,是有错乱性的,是似有而为实有的。一切因缘生法,如色等五蕴,现为实有──自性相,并非妄执,而是引起妄执的,所以称为虚诳。这样的有,不能说不是空的。但说空,并非说什么都没有,而只是没有自性,是不碍有相显现的。这样,就成立了即有即空的理论。

 

唯识者以为:依他起是依相用而立法,因果是各各差别的。什么样的种子,就生什么样的现行,称为分别自性缘起。这样的有相显现,有因果性,不能说是空的。

 

二宗的主要差别,归结到因缘生法的现有自相,可空或者不可空。

唯识者以为:这是有而不是空的,所以对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的经文,解说为约遍计所执(的色等)性说,如于绳见蛇,这种蛇的意解,是空而没有自性的。如约依他起性──因缘生法说,是不能说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的。当然更不能约圆成实(空)性说,圆成实是无为不生灭法,怎么可以相即呢!约依他起──色等,与圆成实空性,只能是色不异(离义)空,空不异色

所以切实的说:唯识者对于性相,空有(如色与空),长处在分别精严;而空有无碍的正观,不能不让中观者一着。

 

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,不只是理论的,而是修证的方法问题。般若的照见五蕴皆空,是以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──空有无碍的正观为方便,而契入诸法空相的。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